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安湖北 > 法治建设

代表委员聚焦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美好新时代需要人人奋斗

发布时间:2018-03-06 09:43:00 来源:法制日报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一句歌词,唱出人们对美好新时代的向往。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带领人民创造美好生活,是我们党始终不渝的奋斗目标。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 

  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明确提出今年政府工作重点之一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具体包括加强社区治理、完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创新信访工作方式、推进平安中国建设等工作。 

  受访的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表示,美好新时代事关每个人,人人从自身小事做起、从身边改起,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新格局的形成只是时间问题。 

  共建 

  双龙苑小区的垃圾乱丢问题,一度让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牌楼镇来龙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胡为义很着急。 

  双龙苑小区是来龙村土地流转之后建设的农民集中聚居小区,共有170户近700人。“居住方式的变化带来一系列治理新问题,让我们这些村干部有点始料不及。”胡为义代表说,垃圾乱丢就是其中之一。 

  如何引导村民改变“只知利己不管他人”的行为?2017年,按照荆门市委政法委、市综治委部署,来龙村引入积分制管理新模式,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参与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及推进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建设等方面编制了4大类191个正能量行为目录,鼓励群众从自己、从小事、从点滴做起,提高思想觉悟、道德水准和文明素养。 

  全国人大代表、荆门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政法委书记孙兵认为,当前,基层社会治理主要的问题是基层治理“难”、基层工作“累”、基层群众“冷”,传统的基层社会治理方式难以适应改革发展需要,创新完善乡村、社区治理工作方式,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显得尤为紧迫。 

  “积分制管理就是我们提升基层治理水平的一种探索,根据管理办法对治理主体给予一定物质和精神激励。”孙兵代表说,通过积分制管理模式,基层能够更加有效地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团结群众,在社会治理实践中,参加、支持的人多了,袖手旁观、漠不关心的现象少了。 

  来龙村双龙苑小区48岁的老党员朱学军就是积分制带动起来的向善力量:去年,他利用业余时间清扫小区垃圾并督促邻里共同做好这件事。去年底,双龙村积分制管理表彰大会上,老朱获得了毛巾、食用油等近500块钱的物资奖励。 

  “全面小康,不仅是物质或经济方面的小康,更是乡村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人的素质和思想方面的小康。”胡为义代表认为,只有像老朱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才能共建美好新生活。 

  共治 

  村里两个智障孤儿问题有了着落,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孝感市孝昌县王店镇高岗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胡五清悬着的心踏实了。 

  胡哲学(化名)和弟弟是智障儿,生活不能自理。前年,他们的父母去世,两人生存成了大问题。 

  胡五清找到福利院。对方却以胡哲学兄弟不是五保老人、没有专人照顾为由拒绝接收。 

  “福利院也有难处,但总不能让两个孩子在家等死吧?”胡五清说。出乎意料,胡哲学家的邻居胡巨舟主动接过“担子”,给两兄弟送饭吃。感动于胡巨舟的善行,高岗村党支部向民政部门申请了一些生活用品补助给胡巨舟。 

  胡巨舟是高岗村涌现出来的向善者之一。作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高岗村并没有躺在荣誉上睡大觉。 

  “荣誉只是一时甚至是过去成绩的肯定,社会治理工作永远处于变动之中,需要我们不断探索创新、继续前进。”胡五清代表透露,高岗村正借助村民素质提升宣讲小组走村入户来改变群众的旧观念、老思路,希望以此带动更多像胡巨舟一样的群众参与到基层治理中。 

  在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副书记、州长刘芳震看来,社会治理还需不断引入专业力量参与,如此才能落实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不断提升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 

  基层调研时,刘芳震发现,社会矛盾特别是信访矛盾发生的原因多是没有严格依法办事、没有坚守政策底线。 

  针对基层治理这一难题,恩施州把“法治”确定为改革的着力点和突破口,在全州普遍开展“律师进村、进信访接待大厅、进疑难复杂信访案件”的“律师三进”工作。 

  “有了律师参与,曾经困扰基层治理多年的难题迎刃而解。”刘芳震说,律师们主动帮党委政府算清信访维稳的“成本账”、法治建设的“收益账”、平安建设的“民心账”,推动树立把钱花在“信访维稳”上不如花在“法治建设”上的理念,将法治观念转化为人的自觉行动。 

  仅在2017年,律师们在恩施州、县两级日均接访5100人次,累计化解信访案件920件。 

  “现代基层治理最大的特征就是治理手段的法治化。”刘芳震认为,面对基层干部法治水平不高、群众法律意识淡薄的突出问题,恩施州有针对性地开展“律师三进”活动并取得良好实效,充分印证了法治是化解社会矛盾、实施基层治理的最优方式和最佳选择。 

  共享 

  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在住鄂全国政协委员、长江大学副校长郑军看来,这句火遍网络的话,道出了一个真理:岁月静好不是凭空而来,每个人相向而行才能共享美好。 

  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郑军委员,本身学的是会计,但他的提案更多围绕社会治理展开。2017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郑军向大会提交了《关于提高农民法律意识,加强依法治村的提案》。他认为,送法下乡的重点应放在送法律思想、送法律观念和送“法人”下乡上,解决好农民法律观念存在的误区等问题。郑军的这个提案,被评为全国政协优秀提案。 

  作为会计学专家,郑军为何如此关注社会治理?“新时代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出了更高要求,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郑军说,虽然自己从事的是会计学研究,但公司治理与社会治理有相通之处,社会治理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荆州松滋市刘家场镇三堰埫村党总支书记吉明东则认为,共享美好生活是人人向往的,需要每个人为此而奋斗。 

  三堰埫村是个典型的煤矿村,也是个典型的贫困村。担任村党总支书记后,吉明东带领全村党员干部聚力脱贫攻坚。 

  “一开始,我们就将脱贫道理讲给村民听:脱贫攻坚不全都是干部的事,干部不可能把工资给你,国家也不可能每天给你钱,关键是要自己动起来。”吉明东说,扭转了思想包袱,回乡创业的村委班子一帮人采取先富带后富的方式,发动贫困户投身乡村治理。如今,三堰埫村实现了整体脱贫,很多农户家住上了二层小楼。 

  说起治村心得,吉明东代表总结了一句话:干部能把老百姓的事当自己的事来办,很多事情就好办了;百姓享受到美好,自然会积极参与其中,进而能提升整体治理水平。 

  本报北京3月5日讯(本报记者 刘志月)

(责任编辑:戴欣 马林林) 

0

Copyright © 2017 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www.hbca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颚ICP13015995号 联系电话:027-87239043 E-mail:zfxwjc@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