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安湖北 > 平安建设

122,我在交警队里听见心碎

发布时间:2017-12-04 09:08:00 来源:湖北公安

  “122”,是全国交通安全日,为了让你对“出行安全”有更深刻的认知,“湖北公安”小编喻文瀚到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交通大队事故处理中队进行了一天的随警作战,希望用一个个故事带你感受车祸中最真实的人生。 

  在中队的办公室里,我随口问了问前来办事的路人,“122”快到了,开车有更加小心吗?

  他一脸茫然,“122”是什么?为什么要更小心?

  的确。

  对还没遇上车祸的人来说,痛苦遥不可及。

  但对发生车祸的双方来说,可能人生的撕裂自此开始。

  我在接待室和车祸现场观察了许多位肇事者、受害者,他们的遭遇不尽相同,但境况都令人嘘唏。

  -失魂落魄的黑衣男子-

  上午10点

  事故中队重案组办公室

  一个穿着黑色薄棉衣的男人提着白色塑料袋走了进来,看见我和喻警官(事故处理民警)在说话,他又马上低着头退出去。

  喻警官说,这是个可怜人,妻子晚上骑电动车时被渣土车碾压身亡,家里还有个三岁的女儿,他们远离家乡到武汉打拼,举目无亲,所以妻子刚去世,他来不及悲伤就得到处东奔西走料理后事。

  他拘谨地走进来,说话声音很轻,仿佛力气早已被抽干,胡渣凌乱;才三十岁年纪,黑发里已参差不少白发,眼神涣散得像一个老人。

  他极力平静地咨询问题,但能明显感受到他的魂不守舍。他说朋友从外地赶来,想送妻子最后一程,所以想拿到证明,确定火化时间。得知按规定明天才能拿到后,他开始有些焦躁,双手用力地揉搓着一叠报告,随后又将它摊开,慢慢抚平。

  聊起三岁女儿时,他突然情绪失控,在我们几个陌生人面前哽咽了起来。他说,女儿问起妈妈去哪儿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但他半夜起来时,看见手机上有一个已拨电话,对方是妻子,明显是女儿想妈妈了,偷偷给妈妈打电话…

  临走前,他还聊起曾和妻子一起梦想换个大点的房子,现在,这一切只能是幻想。

  喻警官介绍,对方肇事者家里也很困难,妻子患癌,女儿刚大学毕业,这样一场车祸很显然会让他丢掉工作,假如最终调查认定为肇事逃逸,保险公司将不会理赔,巨额的赔偿加上牢狱之灾很可能又毁灭一个家庭…

  我们妄自踩下的那一脚油门,可能令一个孩子失去母亲;

  我们抢时间地一次转弯,可能碾碎了一个男人的梦想;

  我们愚蠢仓皇的逃逸,可能就此葬送了自己和家人的明天。 

  -“极如风”的红衣男孩-

   中午12点

  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

  极如风。

  这句广告语印在红衣男孩的背后,寓意外卖送得准时,极速如风。

  然而现在,这位外卖小哥再也快不起来,只是站在急救室门口颤栗着、懊丧着、祈祷着。

  半小时前,他骑电动车送外卖赶时间逆行撞上了另一辆电动车,导致受害者的腿挂上路边的尖锐物,血流不止,并且有可能骨折。

  受害者的妻子抱着孩子守在一旁,她表情十分木然,眼神放空,大概是从没见过丈夫绑着带血绷带,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不时小声叮嘱我们,千万别让红衣男孩跑了。

  去现场取证的路上,红衣男孩不断强调着自己开得很慢,对方电动车上违章带人,但在朱警官(事故处理民警)的一句“你没有路权”后,他陷入沉默,眼睛看向车窗外。

  他烫了头发,努力让自己显得成熟,面对民警的询问,也尽量装作十分老道,直到我问起他目前的状况,他才眼睛一湿,变成了那个刚刚二十岁的男孩。

  他喃喃地说着自己才刚上十几天班,每天才赚几十块钱,本来已经没钱了,只是准备打打短工挣点钱回老家过年,现在却碰上这样的事,肯定要被开除…

  他用力揉着自己的头发,厚厚镜片下的嘴唇因为不停说话而干裂,穿着不合身牛仔裤的的双腿局促地在警车里扭动。

  他问我,伤者会不会骨折?我是不是要赔很多钱?我说,不知道。

  我问他,不干这个了准备去做啥?如果要赔钱你会跟爸妈开口吗?他说,不知道。

  曾经,他逆着命运奔赴心仪的大城市打拼。

  如今,因为逆行,他恨不得立即逃离这里。

  -那些,真实的故事-

  下午3点

  事故中队办公室

  喻警官说,车祸很无情,有时候会令一个刚刚有点希望的家庭陷入深渊。

  今年他处理过一个案子——父亲服刑,母亲独自含辛茹苦、承受巨大压力将女儿养大。女儿很争气,高考超过一本线几十分,准备去给狱中的父亲报喜,结果坐在外婆电动车后座去监狱的途中遭遇车祸身亡。一家人的欢喜瞬间化为灰烬。

  朱警官说,车祸也很可怕,不管是对当事人还是对警察。

  他曾多次在马路上收拾被碾压得变形的遗体,戴上白手套,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归拢着掉落的器官。不久前,这还是一个鲜活的人,转眼间就成了手中这破碎凄惨、令人不忍心看的遗体。他说那些骇人的画面会经常浮现在眼前,令他食不下咽,睡不安稳。

  他们都是在一线干了二三十年、见惯了生死的警察,但谈起这些原可避免的悲惨车祸,依旧神色悲伤。

  

  来之前,我设想过无数可能的场景。

  因亲人离去嚎啕大哭的,因赔偿问题剑拔弩张的,甚至还没定责前就激烈争执打起来的。

  事实上确实遇到了一对吵架的。

  一方开“东风”,衣着朴实,情绪激动,嗓子很粗,一直强调着是对方甩尾撞他;

  另一方开“奥迪”,虽然没有激动,但也在不断给我们展示照片,说是对方撞他。

  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老汉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对峙着。末了,趁东风大叔去拿行车的工夫,奥迪大叔说,其实我也不需要他赔,只是他一直说得我很气,赶紧解决算了,我自己报保险,反正人没事。

  我暗暗点头,说的对,还是这伙计想得开。

  民警说,还能在一起吵架的,说明人伤得不重。

  但凡带着安静和悲戚来的,说明肯定遇上了大问题。

  要么我死去,你倾家荡产。

  要么我倾家荡产,你死去。

  很少有人关注车祸肇事者的生活。他们早早被打上了“恶”的标签,与弱小对立,与善对立,实际上他们在给别人带去不幸的同时,自己的痛苦之旅才刚刚开始。

  车祸不仅仅是孤立斩向受害者的罪恶之刃,其实它也是双刃剑,事故双方,无人幸免。

  我没有絮絮叨叨地跟你一遍遍重复交通安全常识,也没有央求你、命令你。我只想给你一个更贴近现场的视角,让你窥见车祸发生后,肇事者和受害者最真实的人生。

  毕竟,他们已经因为车祸或妻离子散、或骨肉分离、或散尽家财、或身陷囹圄。

  而你,仍可以选择绑紧安全带、不超速、不逆行、不酒驾去避开车祸。

  愿你的明天,没有失魂落魄,没有心碎落寞,只有和家人完整幸福地一起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

  

0

Copyright © 2017 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www.hbca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颚ICP13015995号 联系电话:027-87239043 E-mail:zfxwjc@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