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安湖北 > 各地动态

武汉每周发案上百起 超七成受害人是女性 警方提醒防范刷单诈骗四种新套路

发布时间:2020-05-21 11:46:00 来源:楚天都市报

绘图/罗婷

□楚天都市报记者吴昌华通讯员冯威袁野

昨日是网络情人节,网络诈骗案件多发。楚天都市报记者从武汉市公安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获悉,今年以来,该市发案数量最多的网络诈骗类别是兼职刷单诈骗,也是全市每周发案数量超过100起的唯一一种骗局。

据介绍,近年来,刷单诈骗单起案件被骗金额逐年上升,2017年平均每起案件被骗金额约1万元,目前已经升至2.3万元。受害人按年龄划分,16岁至35岁最多,占比超过78%;其次为35岁至55岁,占比20%。按性别划分,女性受害人占比72.4%,远远高于男性。受害群体则以无业人员、务工人员、公司员工、大学生、个体工商户为主,此五类人员占比高达90%。

反电诈民警披露了刷单诈骗的四种新套路,提醒市民不要相信骗子的花言巧语,避免上当受骗。

套路

平台资金看得见摸不着

今年4月20日,武汉市民小华在某二手交易网站看到一条兼职广告:“正规项目,手机操作,每小时75元。”小华想赚点外快,便与广告发布人联系。对方说,要下载安装一款“XX联盟”APP,在APP里购物刷单,完成任务即返还本金并支付报酬。

对方把小华拉进一个聊天群。他观察了十余天,发现群里的人每天忙着“抢单”“刷单”,人人都说自己赚了钱。5月2日,小华下载了“XX联盟”APP,试着刷了两单,共付款8800元,APP显示他赚了1690元。小华于是继续刷单。当账户本金加上提成达到13万元时,他想提现,但没有成功。他联系“客服”,对方要求他交纳5万元“保证金”。小华这才意识到被骗。

武汉市公安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民警杨雅迪介绍,小华遇到的是最近出现的一种升级版兼职刷单骗局。骗子自行设计了独立运作网站平台,打着“兼职刷单”的名义,让受害人注册、充值。所谓“抢单”“刷单”任务,都是骗子的伎俩,只是为了让受害人产生自己在努力劳动、平台在健康运作的错觉。实际上,在这款APP里,受害人的本金和提成看得见,但摸不着,更无法提现。

套路

使用障眼法转移注意力

今年5月初,小姜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兼职刷单员的帖子,便联系发帖人。对方称,他只需按照公司下发的任务,给各大网购平台刷销量和好评,付款由公司负责,他个人不需要垫付资金,每天保底收入150元。

小姜没有上班,他想增加点收入,便同意做兼职刷单员。他按照发帖人的要求,添加了一个“审核人”为QQ好友,并提供了自己的支付宝信誉、账单流水、花呗截图等个人信息。通过“资质验证”后,他又添加了一名“派单员”为QQ好友。

随后,小姜按“派单员”的提示,在某购物网站购买高档手机,使用无资金银行卡支付。当然,支付失败了。“派单员”给他发来一个二维码,让小姜继续用无资金银行卡支付。小姜连续支付数次,均显示支付失败。“派单员”又让小姜更换花呗支付。他一时没有防备,结果支付成功了。小姜意识到自己被骗,要求退款。“派单员”让他联系“财务”,“财务”却要求他继续转账。小姜没有理会,并报了警。

民警杨雅迪说,小姜遭遇的骗局,借用了“冒充客服退款诈骗”的手法。骗子所谓的公司代付只是障眼法,目的是转移受害人的注意力,让他们在麻痹大意之时使用有效的支付方式,将个人款项转到骗子的账户。如果受害人要求退款,骗子还会扮演“财务人员”,以信誉不足等理由,要求继续转账汇款,直到受害人醒悟为止。

套路

要求刷连单套牢受害人

5月5日下午,武汉市民小娟在一个微信群看到一条招聘网络兼职的广告,于是联系对方咨询。对方告诉她,他们为各大知名购物网站刷销量,过程跟网购差不多。小娟填写并上传入职申请表后,对方给她推荐了一名“金牌派单员”。

在“金牌派单员”引导下,小娟试做了两次任务,每次任务只刷一单。她很快收回了本金,还赚了6%的佣金。对方说,继续刷单佣金可提高到10%。小娟同意继续刷单。

第三次任务要求连刷四单。小娟先后支付了7700余元,却未收到返款。她要求对方退款,“金牌派单员”以各种理由让她继续刷单。小娟又继续刷了十余单,垫付了数万元。她一直收不到返款,才意识到自己被骗。

民警杨雅迪告诉记者,兼职刷单骗局的特点,是典型的“抛砖引玉”。“派单员”会先派几个小额单,金额一般不超过1000元,当事人完成后也会及时收到返款,目的是麻痹受害人。骗取信任后,骗子会加大刷单金额,且要求一次任务连刷多笔“连单”,以套牢受害人,避免受害人中途起疑、犹豫。

套路

虚设监督员增强迷惑性

今年5月初,小狄收到一封邮件,称她信誉良好,请她帮忙给网络店铺刷单,每单支付佣金38元至58元,现结,且不需要押金。小狄同意加入,被拉进了一个派单群。

该群里只有三个人,除了她和“派单员”外,还有一个“任务监督中心”。事后,小狄告诉民警,刷单过程中,只有“派单员”与她联系,告诉她如何操作,“任务监督中心”没有发任何消息。在“派单员”的指导下,她刷了一单就熟悉了流程,也收到了返款,包括本金和佣金。随后,“派单员”让她正式刷单。她先后刷了八单,共支付3万余元,但再也没有收到佣金,本金也打了水漂。

小霞的遭遇几乎跟小狄一模一样。4月底,她收到一封招聘兼职刷单员的邮件,咨询后,对方把她拉进一个群。群里一共三人,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派单员”和一个“指导专员”。派单员引导她刷单,而“指导专员”基本不说话。她先后刷单四十多次,总共被骗十余万元。当她说自己的资金不够时,“派单员”竟然引导她网上贷款。

民警杨雅迪介绍,与以往骗子向受害人一对一“派单”相比,如今骗子建起三人群,多出了一个所谓的“监督员”之类的角色,给受害人造成刷单流程有人指导、监督的假象,以打消受害人的顾虑,增强骗局的迷惑性。

0

Copyright © 2017 中共湖北省委政法委员会 www.hbca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7015472号 联系电话:027-87239043 E-mail:zfxwjc@sina.com